首页?>?法汇?>?慧律法师?>?正文

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十八界本如来藏 妙真如性 第一

慧律法师 ? ? 2019-05-29 21:50:19

?

大佛顶首楞严经?第七套

圆瑛法汇 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

讲题:十八界本如来藏 妙真如性

日期:2009.6.7--2009.6.12

片数:共3片(本片为第1片)DVD

这一段是[卯四 会十八界即藏性 (分二)]

[辰初 总征]

[二 别释 今初]

这一段要稍微放慢一点脚步,这一段太重要了,能体悟出来,识心寂灭,性即显。这一段是修行的关键,也是很难理解,不过注意听,还是会有所获的,只要用心就并不困难。今天我们要讲十八界本如来藏,妙真如性,十八界就是六根、六尘、六识。这一段最主要讨论的,就是六根攀缘六尘,中间所引发的意识心,到底是属于根所引发出来的识心?还是属于尘所引发出来的意识心?就以眼睛来作例子?我们称为眼识,这个眼识、这个识心,由眼根中引发的意识心叫做眼识。那么,这个眼识到底是从哪里来?是生于眼根吗?当我们追寻推究以后,发现不是从眼根来的,单根不生识。换一个角度说:那是不是由色尘而生这个识呢?称为色识,究其根本也不是。或者是说,眼根跟色尘对上眼的时候,这个识心就显现出来?这个在权教菩萨,他是讲到这个程度,是允许根缘尘,会引发中间的识,就是这个来。

在这里有一个特别重要的,就是:识借由根而显,识不是根,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观念。我们称为眼根,详细讲:眼根是肉做的,像浮尘根、净色根;可是,你一讲到眼识,它就不是这个了,眼识是借重于眼根而显现的了别作用,就不是属于眼根的范围了。所以,我们常讲眼识,是因为识它本身并没有形状,必须借重有形状的东西,来立这个识。

譬如说:眼根有形状,我们可以称眼识;或者是色尘有形状,我们也可以称为色识,这个识本身并没有特殊的形状,是借重有形状的根或者是尘,来立这个名。因此今天所讨论的这个十八界,尤其是根尘相对,中间所产生的这个识心,是有还是没有?我们所有的烦恼,就是眼根对色尘、耳根对声尘、鼻香、舌尝、身触、意法尘,所引发的种种无量无边的烦恼,统统是这个产生的。今天把这个弄清楚以后,就会哈哈大笑:哇!原来是一场戏论,被骗得团团转都不知道。现在把心稳住了,了解十八界原来是如来藏,妙真如性,这个意识心当下、当体即空,识就是性。譬如说你眼睛看这个外尘,那我问你,你有没有眼识?有!有眼识!现在再问你,大家都知道眼根见色尘有眼识,产生这个识心,产生这个分别相。

现在再问你,开悟的人、大悟的人,有没有眼识?有,识是生灭,开悟见性是不生不灭,为何讲有呢?前面讲:识心是非处、无体、是妄,为何开悟的人仍然有识呢?识是生灭。如果说开悟的人没有识,那眼怎么能见?耳又怎么能闻?没有识啊!所以,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,问题是心境的功夫,你现在迷失的,是在名相上的东西,你一直误认为有一个识、有一个本性,你现在就是迷失在这个问题上。我讲识,你就一定说它是生灭的;你讲性,你就一直认为它是不生不灭的,这个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。大悟的人,他是如,没有识这个名词、没有性这个名词,也不坏识这个名词、也不坏性这个名词。现在问题是出在诸位学习很久的时候,一直牢记在名相上,并没有契入佛性,才会讲有还是没有,这个就是问题。

好!再简单举个例子。众生眼见一切色尘,有没有眼识?有!是的。这个就表示说:众生会落入观念、意识型态、执着,执着、分别、颠倒、梦想就是意识心,种种的分别尘相都是意识心,就是你今天你造恶是恶的意识心;就算你今天造桥铺路、布施很多钱,这仍然是意识心;今天你不思善、不思恶,就是落入无记,这个仍然是意识心。这个意识心就是本性的影像,会感得果报,但是,它是本性的影像。好!这个就是讲:众生当眼睛分别这个色尘的时候,会产生意识心;开悟见性的人有没有识?我已经讲过了,他这个时候是完全会入如如不动的心性。所以,讲见性的人有没有识?有也对,没有也对,有,这个识就叫做识性。记住!这个时候叫做识性,见性一样有分别,但是,没有执着,虽分别不作分别想。耳根能不能有识?没有识怎么听声音呢?怎么分别那是高、低音呢?和谐、不和谐的音声呢?耳有耳识,识,可是,他是如如不动的接受这个外境,识性,这个时候,开悟的人也可以说他有识,可是,这个识是完全只是个名词而已,完全没有干碍到他解脱的境界。所以,我们称眼见攀缘色尘为眼识,悟道的人叫做开采出识性;但是,也可以叫做根性,这个就是根性。闻,如果说有分别心,加强执着、起烦恼,叫做闻识;如果如如不动,听一切音声,仍然有闻,可是心如如不动,这个时候称为闻性,妙就是妙在念头,妙就是妙在当下。所以,你讲生灭不对,讲不生不灭还是不对;讲生灭也对,讲不生不灭也对。所以,把自己听经闻法的学佛的文字相、意识型态,一定要转入佛的如如不动的涅盘妙性,这样来听法,就了解虽说,无有能说所说;虽听,无有能听所听,这样子,无论你用什么名词,都难不倒你。

[复次,阿难!云何十八界,本如来藏,妙真如性]?

[此总征十八界即藏性]。六根、六尘、六识,其实当下如如不动,即是如来藏性。[梵语驮都,此云界]。中国话叫做界。[界者界限,六根、六尘、六识,各有界限。以内之能缘者,属根之界限;外之所缘者,属尘之界限;中间能了别者,属识之界限],眼能了别色尘,耳能了别声尘,鼻就香,舌头都是味,身就是触,意就是法尘,这个是属于识的界限。诸位!根、尘、识建立的一十八界,在权教菩萨讲得特多,也认为一时的权巧无可厚非,也就这样一直谈;但是,在究竟的大乘了义的经典是不容许的,会归唯是一心,更无别法,[三六十八,各有界限故。又界者因义],为什么呢?[因即是依],也就是[以根、尘、识,互相依也]。

根、尘、识互相为依,这个在唯识学里面比喻得非常好,他就说:像三枝、三束的芦苇,芦苇呈现三角形,分别代表根、尘、识;互相搭在一起,看起来有那么一回事,结构类似底部分开来,上面交汇一点的三角形。这个权教菩萨允许你这样,在究竟了义,这个识不可得,推倒这个识,根跟尘同时倒下去,就像三束芦苇,拿掉根、尘所引发的识,根跟尘就躺下来了,表示不可得。[又界者种族义],种族就是类别,一类一类的族群。[以根、尘、识三,各有种子族类故]。什么叫做各有种子族群呢?也就是八识田中,你种下的因,出生以后,会一直发展六根;有了六根,它会攀缘外面的六尘,六尘以后,又会引发内在的识心;下辈子又开始引发根、尘、识,所以,各有种子,种子就会引发结果。我们这个色身,就是第八意识转变出来的根身、器界、种子。所以,你今天造了什么因,将来就会显现什么果报;而果报里面又会有隐藏在果报里面的种子的心。

人一出生以后,有根跟尘这样攀缘,小时候这个分别心还没有那么强,到长大以后会追求金钱、名利、女色、男女,这个识就非常的强,难以解脱!这一辈子又种下了难以解脱的根、尘、识,分别又蕴藏在八识田中这个仓库里面,人死了以后,所谓:后去先来作主翁,所以,我们如果下辈子再来转世的时候,就带着无量无边的种子,孕育在里面。要不然爸爸、妈妈,你看,他(她)那个精虫、卵那么小,如果发现出来面相,按照道理,大家都是平等啊!精虫还有卵子结合,那么小,你怎么知道它将来要发展什么。这中间意味着什么?科学家就发现DNA、染色体,用DNA来分析可以治疗很多的病,像移植、或者DNA治疗,当然科学家这是科学界的伟大。但是,佛教讲的:父精母血里面,中间在推动的最大的力量是什么?就是业力,无形的叫做强大的业识,这科学家没有办法解决。他就在有形相的DNA这样分析、配对,所以,有优生学。

人一出世以后,有的人智慧就非常高,你看小时候那个反应特别快;有时候有的人一出生就愚痴,到了七、八岁,叫爸爸、妈妈都不太会叫。就像我昨天讲那对智障的父子,到小三都一直吹一首歌,因为老师看他没有办法教。你想想看,这个就是种下的因是非常可怕的,你今天大家都希望面相长得很庄严,皮肤长得很漂亮,诸位!难道没有任何原因吗?在佛教里面讲了,面相长得庄严、皮肤长得很漂亮,或者是身体健康,绝对都跟前世先天有关系。有的人一出生就是一直生病,爸爸、妈妈一直花钱,花到他爸爸、妈妈钱统统用光了,讨债讨完了,死掉了!这个根、尘、识三,各有种子义,种子族类就是说:从八识田中会发展出来,种子就是孕育着根、尘、识发展的基因,这个是无形的。要不然你凭借什么把他长得这么好看?长的这么高、这么壮?为什么把他这个人长得这么的丑陋?为什么?这个就是从因、缘、果去论断。

[十八界,佛为心、色二迷俱重者说,心色俱开:色法开为六尘、五根;心法开为意根、及六识,合成十八]。色心俱开,就是讲得非常详细。[此中破意,乃三法从要破]、这中间破识心,最重要的是破哪里呢?就是[根、尘、识三,识为其要],重点在于识,六根攀缘六尘,所引发的这个所谓中间的识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破除了识,根、尘就不能和合,[故独约识破。识界既破,则根、尘二界,自不成立],意思就是根、尘空无自性,所引发的意识心仍然不能成立。[如三间之屋],这屋子有三间。[但拆去中间墙壁,左右二间之界,亦自不成矣!虽则独约识破,实则根、尘兼破,但破其相妄,妄相既破,真性自显,故曰:‘本如来藏,妙真如性。’初总征竟]。简单讲就是:识心放得下那一念,而且是彻底,就是如来藏,本妙真如性。所以,为什么一直重复讲:活在当下、不离当下;或者是禅宗讲:言下大悟,为什么?就是瞬间,就是在当下,并不离本处,识心放下,就是本如来藏,妙真如性。

[辰二 别释 (分六)]

[巳初 眼色识界至六意法识界]

眼就是指眼根;色就是指色尘;识就是指眼识。也可以连起来讲,眼色识就是眼根对色尘生出来的眼识,也可以称为色识,依根立名叫做眼识;依尘立名叫做色识,都可以。

[阿难!如汝所明,眼色为缘,生于眼识]。

阿难就像你以前所明了的,这是权教菩萨、二乘人所明了的内在的眼根,去接触到外在的色尘,这个时候为缘。这个[缘]就是互为能所,互为依缘,前面已经讲过了,根、尘是互为依缘的,眼根依靠尘,尘依靠眼根,叫做为缘,互相作为依缘。当眼根攀缘这个外在的色尘,于其中间就会生出眼识。好!就这个角度来讨论。

[此佛就阿难,昔闻因缘权教],因为权教是讲因缘法,[所明者为问。眼根与色尘,根、尘相对,互相为缘故;根为增上缘],根为生识之增上缘,[尘为所缘缘],就是尘为根所缘之缘。[二缘相合,识生其中],就是根缘色,于其中间产生了眼识的分别心,[故曰:‘生于眼识\’,而成三界矣]。这个[三界]不是六道轮回的那个三界,是指根、尘、识三界,名相一模一样,意义大不相同。

[午二 双以征起]底下就要问了。

[此识,为复因眼所生,以眼为界?因色所生,以色为界]?

此识就是这个眼识,现在要好好讨论,眼对尘所产生的这个分别作用,此识,到底是因为眼根,单单眼根所生?因缘所生就是单单由眼根,不借重外尘所生,此眼为界,这个时候叫做眼识界,也叫做眼识;因色所生,因为外尘,单因色尘所生的,以色为界,名叫做色识界。是眼识界也对;因尘立名,叫做色识界也可以,因为识是无形的分别心,必依有形的根或尘而立界。

[根、尘、识三,惟征于识,即三法从要破也;识既被破,三界自无]。就是根、尘、识当然就不存在。[承上征云],就这样问了,说:[此识为复因眼根所生,即以眼为识之界,名为眼识界耶?为复因色尘所生,即以色为识之界,名为色识界耶]?意思是说,由眼睛所生的呢?还是由色尘所生?[良以根、尘各有别名,皆随自法为名,而识则无之,若不系以根、尘,则无所分别。诸经多系属于根,曰眼识、耳识等,今以权教,根、尘皆能生识,故双约以征之]。好好的去穷究识,到底因根有?因尘有?好好的把它破除。

[午三 分合难破 (分三)]

[未初 破因眼生 二 破因色生 三 破和合生 今初]

底下这段经文,是讲如果没有尘,单根是不生识的。[阿难!若因眼生,既无色空,无可分别;纵有汝识,欲将何用]?

阿难!如果这个眼识是因为眼根而生,既不必借乎色空这外外尘——色法和虚空这个外尘,那么,眼根就算你存在,也无可分别。也就是眼根若不借重外在的色、空,你的眼根其实没有任何的识心产生,叫做无可分别。无可分别意思就是:无可分别之尘,眼根必须借重于色、空;那现在讲:单根就能生识是不对的,若因眼识是眼根而生,单根,不借重外尘,是不能生识的,无可分别之尘,单根是不能生识的。就算你的眼根有识,纵有汝识,你无形的识心,欲将何用?因为没有色法跟虚空。所以,这一段是单根不生识,没有尘、不借重外尘,就算你有眼根也不能生识。

再解释一遍:阿难,如果这个眼识,是因为眼根自己跑出来的,不必借重于色跟空,那么,既然不借乎色法还有虚空,眼根就没有外面的尘所分别,无可分别之尘,单根就不能生识,就算你有这个识心,也没有作用,因为没有尘,没有所缘之尘。单根不能生识,因必须借用尘,而尘却没有,第一段就是尘无,就是没有外尘。

[此破识单从眼生。若谓此识单因眼根生,即以眼为界者,则不藉乎色、空。既无色空,无有可分别之尘,单根则不能生识;纵使有能生汝之识,若无色、空,汝识亦将何所施其用乎?识以了别尘、境为用],现在没有尘、也没有境现前,你那个识心是没有作用的,没有所缘,当然能缘就失去作用了。[无尘则不用识也]。

经文,[汝见又非青、黄、赤、白,无所表示,从何立界]?

这一段是讲根无,没有根。汝见就是:你无形的见性,汝无形的见性,什么都不能表示,无形的见性又非青色,如果说它是青色,就好表示了。它又不是黄色、赤色,也不是白色,它只是无形之体性而已,无所表示,标不出所以然,你要立一个标;无所表示就是无所标示,见性是无形相的东西,到底以什么来标呢?所以,既没有根,单单无形的见性,是没有办法立这个识界的。从何立识界?要靠这个眼根来立。所以,这一段是表示根无,如果不借重根,见性无所表,见性要借重根,这个见性,带妄叫做见精,就是见分,不带妄叫做见性;可是,见性、见精都要依什么?要依眼根。这个无形的见性,又不是青黄赤白黑,只是一个体性,所以,它无所标示,也没有中间之相,那到底要从何来立这个眼识界呢?要有形才可以立界啊,它这个见性是没有形状的。所以,若不借重眼根,单单见性是没有办法表的。

[此承上汝眼根之见,无形、无色,既无长、短、方、圆之形,又非有青、黄、赤、白之色,无所表示,汝根之相。前段无色、空则尘无,此段无表示则根无],连根都没有,连眼根都不存在,尘无、根无那就哪来的中间?[则中间之识,从何处可以立其界限乎]?

[未二 破因色生]

这一段是假设说,眼识是由外在的色尘来讨论的;前面那一段是破除眼识由眼根而生,若不借重色空,眼识没有办法产生;这一段是说:单由外在的色尘就能产生眼识,所以,叫做破因色生,这一段是假设说眼识是由色所生的。

[若因色生,空无色时,汝识应灭?云何识知,是虚空性]?

假设说:这个眼识,若因外在色尘而生之识,也就是若因色生。假设说眼识是由外在的色尘所生、所产生的眼识,好!就暂时允许你这么说,色尘生出来,当然就是色识了,有形状的,是不是?因为色是有形状的嘛!但是,当它空无色时,当他见到了虚空,没有颜色、没有色法的这个时候,虚空是无相,汝识应灭,你由色法所产生的这个眼识,应当就灭。为什么?因为你的眼识是假设由色尘所生,色尘所生的,是不是?只能见色,那么,现在当它空无色的时候,色尘所生的这个识心就失去作用,因为它是由色所产生的,是没有办法见到空的。汝识应灭,你这个眼识,由色尘所生的眼识就失去作用了。云何识知,是虚空性?为什么当我们一个人见到空的时候,还能认识这个是虚空呢?表示没有灭。因此若说识心由色尘所产生的,是不对的。

再解释一遍,若说眼识,是因为外在的色尘而生的这个眼识,当他见到虚空无相的时候、无色的时候,那么,你这个识,由色所产生的识心就会灭掉,因为它没有能力再继续。云何,为什么当我们见到虚空的时候,还能认识它是虚空?为什么?表示由色所生出来的识心是不存在的、是不对的。

[此破识单从色生]。跟眼根没关系,单从外在的色尘所产生的。[若谓此识,单因色尘生,即以色为界者。至于见空无色之时,则色尘已灭,汝识应当随色而灭],因为这个色产生的识,它的作用很有限,不能见空,见空就灭。[识灭则无所识知],如果识心灭了,[云何见空之时,又识知是虚空性耶]?

[若色变时,汝亦识其色相迁变,汝识不迁,界从何立]?

从变则变,界相自无,不变则恒,既从色生,应不识知,虚空所在?解释一下,这一段是连接上文的,上文讲什么?眼识是因为色尘而生的,这一段是接下来讲的,它不是打断的。好!若色变时,汝亦识其色相迁变,汝识不迁,界从何立?这意思就是说:如果你说眼识不跟着色变,就是若色变时,如果色境有所变迁,这个变迁就包括灭去、灭掉,如果色境有变迁,而慢慢的灭去,灭去的时候,汝也识其色相迁变,你也能识知这个色相正在变迁,[相]就是境,其色境的变迁。假设说汝识不迁,你的眼识并没有跟色法的变化而灭掉,这意思是说:一个存在,一个消失。色法灭了,而意识心的分别心独存,一存一消失,因为前面:色法生识嘛,所以,记住喔!前面说:色法会生出识心,现在就来讨论色跟识心,如果色变,识心有没有跟着变?它就是这个道理。那么,你的识不迁,就是你的识心没有跟着色法变、没有跟着色境变,那么,我请问你,没有跟着变,色没有了,识唯独存在,那么,请问这个识界、眼识界,从何而立呢?意识存在,色境变迁、灭掉了,那怎么样立界呢?我们知道,眼识一定要有境界、尘,才能产生,有眼根、还有色尘,才能产生这个识心;现在不跟着色变,结果一个存在,一个不存在了。

再解释一遍:如果由色法所产生的识心,当色境有变迁而灭去的时候,你也能识知其色境的变迁。那假设说,你的识并没有随着色而变迁,确实存在的,那么,问题出来了,色灭而识独存,就是说外在的尘不存在,你这个识单独存在,那有意义吗?识要因为尘存在才能立识,才有能所嘛;现在识独存,色灭,所以,一存一消失,那已经就没有能所对待了;没有能所对待,又如何去建立这个眼识界?或者是色识界呢?

[此言色尘迁变之时,汝亦识其色相已经迁变,是汝识不随色迁变矣?一存一亡],意识存,一个亡,就是尘,色变,色变就是灭的意思,在这里[变]就是变灭,那么[无有对待,则识界从何可以成立耶]?意思就是没有尘啊![此与上段文,有二意:上乃从变不识空],意思是说:你从着这个色变,就不认识空;这里是怎么样?[此乃不变不成界]。

底下也是连接上面的,上面就是若因色生,如果这个眼识从色尘而生,这个眼识会不会跟着色尘一起变化?前面那一段:若色变,就是眼识,这个识跟着色变,识不变,识存,色变坏了。好!现在我们就讲另外一个角度,如果这个识,[从变则变,界相自无;不变则恒,既从色生,应不识知虚空所在]?

如果这个识从色变,意思就是这个识心跟着色法变灭,是色跟识都变了,就是灭了,变迁,简单就是:从变则变,第二个[变]就是灭,二者都灭,识也变灭了,色也变灭了。第一个[变]是指色法,这个识心跟从色法而变化、变迁,则变,就是则二者都灭了,也没有识,也没有色尘。界相自无,没有识心、没有色尘,你怎么建立?自然就没有界限可言了。底下换个角度说,不变则恒,如果这个识心不随色而变迁,这[不变]就是识心不随色变灭,那么,表示识性就是存在了。不变则恒,诸位!不变,识性则是常恒,这样就看得懂。意思就是识性是存在的,既从色生,应不识虚空之所在,为什么?若因色生,空无色时,汝识应灭,这一段统统在讲:如果眼识是由色尘自己而生,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。不变则恒,如果不变,这个识性则是常恒的。既然这个识性是从色、色法所生的,因为它是色法,自属于无知,它是无情物。既然这个识性是从色法所生,色法是能生,识是所生,前面就是就是这样假设说了,是色尘所生,自属于无知,既从无知的色法所生,当然它是无知,应不识知,虚空所在,它就不是能了别的识心了,因为它是从色法所产生的。

[此段上二句,因闻识不从色变,应不成界],因为不从色变,就没有界限可言。[乃转计识从色变。遂破云]:如果我们的识心、眼识,从(跟着)色尘而变,[若识从色变,则色与识,二俱变灭],没有色、没有尘,你如何来安立叫做色识界呢?[界相自然无矣]。这个识心不是跟眼立界,就是跟色尘立界,那么,色跟识二个都变灭了,界相自然就没有。[此从变不成界,乃对上不变不成界,成为交互之文]。

[下四句,因闻],因为听到[识从色变],如果这个识心跟着色法变迁,[应不识空,乃转计识不从色变]。意思就是识存在了。[亦破云:若识不从色变,则识性恒常,虽然恒常不变,此识既因色尘所生],当然是属于无情物,[自属无知,应当不能识知虚空所在]!虚空要由识心才能认知,由色法的无情物怎么能够认知呢?[今能知空,足证识非从色生矣。此不变不识空,乃对上从变不识空],如果色所产生的识,这个识如果不变,那么,根本就不认识这个虚空,乃是对上面从变则不识空,因为界相没有,跟着变,界相就没有。[成为交互文。此种经文,是为交床(牒)法,两头俱到,文法极妙]。

[未三 破和合生]

现在不从根生,也不从色尘生,一般认为,那么就是眼根对色尘共生了?共同所生了?就一一来找寻,真正的答案是什么。

经文,[若兼二种,眼、色共生,合则中离,离则两合,体性杂乱,云何成界]?

现在告诉你:和合也不能生识,也没有办法立界。若兼二种,如果这个识心所产生的眼识,或者是所产生的色识界,都可以同时存在;也就是识心夹杂在根跟尘中间,叫做眼根、色尘共生,共同生出这个眼识。假设暂时这样让你讲得通,如果这个眼识是兼二种,也就是说:眼根跟色尘共生眼识。但是,问题出来了,合则中离,离则两合,第一个[合]是眼根合于色尘,我们前面允许你说借由眼根攀缘色尘,而产生眼识;合则中离,如果眼根合这个色尘,则眼识在中间会有所隔碍,为什么?合并而生,一半是从眼根的有情生,一半是从色尘而生,是无情物,这就象二种东西,一个是有情,一个是无情。这二种东西要合起来,它的中间有中间结合的痕迹,所以,[离]就是痕迹,留下来的裂痕。合则中离,也就是说:如果眼根跟色尘合起来,而生眼识,允许你这样说,那问题就出来了,眼识生在中间的时候,这个眼识就变成裂痕的一半,没有办法完整了。

诸位!如果一只手表示有情的眼根,另一只手表示色尘,现在允许两手中间产生识。好!眼根合于色尘,一个有情物,一个无情物,中间产生这个识,双手中间有裂痕。意思就是讲合是不对的,中间识就有裂痕,那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的识心有裂痕呢?合则中离。再来,离则两合,离就是说把根跟尘分开来,离则两合。诸位!一只手是根,一只手是尘,如果我们拿一支笔,沾墨汁,一点点放在两手中间,表示产生识;你现在把它合起来以后,再把它分开来,墨汁会沾在两只手上各一面对不对?中间的墨汁就表示产生了识心。中间产生的识,一半跟着有知的根,一半跟着无知的尘,叫做离则两合;识心一个合于眼根,另外一个合于尘,这个比喻听得懂吗?

离则两合,如果把这个根尘分开来,这个识心一半跑到根来,一半跑到尘来。对不对?离则两合,两种合,一个合根,一个合尘,意思就岂有是理?底下佛陀就评论了:体性杂乱了。眼识之体性,实在是变成很杂乱了,为什么?合则中离,根尘相合,中间却意识心有裂缝;离则两合,把根、尘分开来,眼识却一边跑到根,一边跑到尘,就乱!这个[杂]是对合则中离来说的;[乱]是对离则两合来说的。合则中离,是眼根对色尘来讲的;离则两合,这个是对眼识来说的。再讲一遍:若兼二种,眼、色共生,合则中离,离则两合,体性杂乱,云何成界?如果这个眼识是兼二种共生的,兼什么?眼根跟色尘来共同生出这个眼识,假设暂时允许你这样讲,毛病就出来了!合则中离,当眼根合于色尘,生在中间的眼识,变成有裂缝,有痕迹,裂缝的痕迹。离则两合,如果把根跟尘分开来,因为识生在中间,这个识就会一个合于根,一个合于尘。所以,这个识心,眼识的体性就变成杂而且乱。怎么可以成界呢!

[此以上单根独尘,皆不能生识,转计和合而生。遂破云:若言兼眼根、色尘二种,共生汝识者,且问还是眼色相合而生耶]?是眼根跟色尘相合而生呢?[还是眼色相离而生耶]?到底是合生,还是有距离分开来?[此二句,上合离两字指眼色,下离合两字指眼识]。上面合则中离,这个是指眼根、色尘,底下离则两合,是在讲眼识。[若谓眼色,合并而生,则汝识半从根生,半从尘生,中间必有离缝,以不是整个生成。如二物相合,合处有离缝也];合的地方它就会有细缝,[若谓眼色],眼根对色尘[离开而生],如果说眼根对色尘是因为离开而生眼识,那么,[则汝识半是有知,半是无知,有知者合于眼,无知者合于色,遂成两合矣]。

[体性杂乱者:指识之体性。杂对合则中离说,半从根半从尘,和杂而生故曰杂;乱对离则两合说,半合根半合尘],一半合于眼根,一半合于色尘。[则成动乱故曰乱]。叫做乱,[既是杂乱,云何能成识之中界乎?三分合难破竟]。

[午四 结妄归真]

[是故当知:眼色为缘,生眼识界,三处都无。则眼与色,及色界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]。

[是各生共生,俱不得成之故],是各生就是:是根生、尘生也好,或者是根尘共生也好,俱不得成为界。[应当了知。此知含二义:一者应当知妄,至三处都无止,结相之妄;二者应当知真,后四句归性之真。以上所言,眼、色二种为缘,生于眼识者,现前推究,眼识既不从眼生],也不从眼根生,[又不从色生,亦非双兼眼色共生],眼根跟色尘生也不对,[则中间所生眼识],眼识当然不成界,[既不成界,内外眼色,何得为缘?中界既无,内外叵得,故曰三处都无。又三处都无,处即界也,所谓眼色为缘生识,今眼、色、识三界,俱不可得;应知此是相宗权教,顺世之谈,都无实义]。

[则眼与色,及色界三:色界即色识界,系尘为名;此眼、色、识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,乃是如来藏,妙真如性。初眼色识界竟]。

我们研究了这个有什么好处?当眼睛看到了色尘,中间所产生的,看你就用什么心?如果你是用生灭意识心,就变成执着、分别、颠倒,因为你不晓得它空无自性,误认为有东西可以贪,这个就变成真月的第二月,真心当中的第二月。譬如说你看一个人,这个人让你很痛恨,你内心里面产生一种愤恨、愤怒、不屑、傲慢,这个就是我们本性的第二个月亮。换句话说:这些不必要的烦恼,身见、边见、戒取见、贪嗔痴慢疑等等这一些,都是因为我们眼见一切色法,同时因为执着,内心里面产生的意识心,而这个意识心难就难在说,有先天的、有后天的,他现在讲的还比较好断,就是说眼见色尘所产生的中间的识心,还是后天的;但是,屯积这个识心,一直屯积,屯积到变成强烈的执着,包括晚上睡梦当中都会执着这个根身,这个就是与生俱来的,这个就变成与生俱来的。所以,根攀缘尘的识心,这个好断——后天的。可是问题来了,我们与生俱来的烦恼、执着的识心,就非常难断!所以,这个眼见色尘是属于后天;但是,也有先天。为什么?

譬如你内心里面产生这个识心,是强烈的吗?还是不强烈的识心?有的根器够,他很看得开,他的识心力道就不大,贪嗔痴就少。可是,无量劫来,他烦恼无明重,看出来的,明明一件很单纯的事情,哇!好几天,一个月睡不着!譬如你痛恨一个人,一个月、二个月统统睡不着,这个就是妄想、意识心非常强!所以,不要给自己培养恶的意识心,这个恶的意识心一直屯积下来,到最后就会象衣服;衣服染到很严重的污染,洗不掉!这个薰习是非常可怕的!看起来,哎!眼见色尘,你只要不分别就好;不分别,不一定啊。

譬如说你眼睛不看、耳朵不闻,是不是这样就没有污染?不对,因为你落下来的影子在什么?在你的意识——法尘。在你的意识,自己一直想像,愈想愈气,愈想愈起贪嗔痴,所以,这个有时候就不是外尘的问题,它是内尘的问题。因为意根会攀缘法尘,而这个法尘又是色声香味触发展,留下来的种子影像。不是说不去接触外境,你就有办法烦恼就会少一点,它是深层的识心能不能处理的问题。

诸位,师父再把它从头讲一遍,因为这个难。看经文就好:[复次,阿难!云何十八界,本如来藏,妙真如性?阿难!如汝所明,眼色为缘,生于眼识。]阿难,就像你以前所了解的,内在的眼根攀缘外在的色尘,来当作互为因缘,会生出你眼睛的了别之心、的识心。[此识,为复因眼所生,以眼为界?因色所生,以色为界?]这个眼识,到底是因为眼根所生,以眼根为界?或者是因为外在的色尘所生,以色为界呢?

[阿难!若因眼生,既无色空,无可分别;纵有汝识,欲将何用?]阿难,如果因为眼根而生,不借重外面的色空的法(色法还有虚空),既无色空,则无可分别之尘,单根是不能生识的,就算你有识心,欲将何用?因为没有外尘。[汝见又非青、黄、赤、白,无所表示,从何立界?]你无形的见性,又不是青黄赤白色,只是一个体性,无所表示,将以何为中间?又怎么样有办法来立这个识之界呢?这一段是根无,如果不借重根,见性就无所依。[若因色生,空无色时,汝识应灭?云何识知,是虚空性?]如果因为外在的色尘而生你的眼识,当我们见到虚空的时候,虚空没有颜色、也没有形状,而你这个眼识,又是从色尘所生出来的,那么,你当然就无法认识虚空,因为你这个时候的眼识已经灭掉了。为什么?因为由色生,是没有办法见虚空的,见虚空,你的色就会灭掉,所以,汝识就会失去作用,为什么见空的时候,我们还能够认识虚空的存在呢?可见色尘生眼识是不对的。

[若色变时,汝亦识其色相迁变,汝识不迁,界从何立?]如果这个色境有变迁的时候,而灭掉了,你也能识知其色境的变迁,假设说:你的眼识、识心并不随着色尘而变灭,就是识存色灭,在这个色灭而识存的时候,变成一个存在,一个消失,那就没有对待能所了,又从何去建立识界呢?[从变则变,界相自无;不变则恒,既从色生,应不识知,虚空所在?]如果我们的眼识从色跟着变迁,意思就是:色跟识都变灭了,则二者都变灭,界相自然就没有。不变则恒,如果识不随着色而变迁,意思就是:识性就常存了、常恒了,既然识性是从色法所生,那么,当然就是属于无知之物了,无知之物当然不可能认识虚空。所以,由色法所生的眼识、由色法所生的识心,当然不能认识虚空所在,因为它是无知之物。

[若兼二种,眼、色共生,合则中离,离则两合,体性杂乱,云何成界?]如果这中间的识兼二种,眼根和色尘共同而生的,合则中离,当眼根合于色尘的时候,这在中间所产生的眼识,就会变成有离的裂缝,有痕迹的意思。为什么?因为合并的时候,一半从眼根生,一半是从色尘生,就像二物组合,中间就必有结合的痕迹。离则两合,若是分开来,把根跟尘分开来,各生一半,一半这个识心是属于有知,一半是属于无知,有知的属于眼根,无知的又合于色尘,自成两合,这个就很乱了。所以,体性杂乱,眼识的体性就变成非常的杂又乱。为什么?[杂]是指合则中离,[乱]是指离则两合,这样杂乱,又如何成为识界呢?结妄归真:[是故当知:眼色为缘,生眼识界,三处都无。则眼与色,及色界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。]

[巳二 耳声识界(分四)]

[午初 标举三界]

[二 双以征起 三 分合难破 四 结妄归真 今初]

[阿难!又汝所明,耳声为缘,生于耳识。]

阿难!就像你所明了的,以前所教导的,耳根跟声尘来互为依缘,生于耳识,生出这耳朵的识心。

[午二 双以征起]

[此识为复因耳所生,以耳为界?因声所生,以声为界?]

这个耳识,到底是因为耳根所生的耳识?以耳为界就是耳识界。或者是这个识是因为音声所生,以声为界,叫做声识界呢?

[午三 分合难破(分三)]

[未初 破因耳生 二 破因声生 三 破和合生 今初]

[阿难!若因耳生,动静二相,既不现前,根不成知,必无所知,知尚无成,识何形貌?]

这一段是讲:单因为耳根是不能生识的,单根不生识,一定要借重与动静二尘。阿难!若因耳生,若说这个识是因为耳根所生的,不必借重于动静二尘,所以底下就解释说:当动静二相,一个是动尘,一个是静尘,都是尘,当动静二相既不现前,那么,你的耳根就不成知,因为没有所缘之尘了,动静二相就是耳根所缘的外尘。没有动静二相,外在所缘的外尘,那么,耳根就不会成为能知者,既没有能知,必无所知,就不会有所知道的声音,能知都没有,哪里有所知的声音?知尚无成,无成就是不可得,能知的耳根尚不可得,连耳根都没有,那么,所生的识心,是作何形貌呢?你能明白指得出来吗?能知的耳根尚不可得,那么,所生的识是作何形貌?没有母亲哪有儿子?

[耳识本无生处可得,先破因耳生。]所以,[呼阿难而告之曰:若谓耳识因耳根生者,]不借重于外尘。[动静二种声尘既不现前,耳根不成能知,必无所知之声尘,能知之耳根,尚且不得成,所生耳识毕竟作何形貌?]单根不生识。

[若取耳闻,无动静故,闻无所成;云何耳形,杂色触尘,名为识界?则耳识界,复从谁立?]

这一段是说:阿难认为,前面是,知应该是属于意根,而耳根它是能闻生识,所以,阿难才在这里是取能闻才生识,换句话就是:转计肉耳能生识。前面那一段,诸位看经文,[阿难!若因耳生,动静二相,既不现前,根不成知,]注意那个[知],阿难认为这[知]是属意根。[必无所知,]阿难认为这[知]是意根,[知尚无成,]知,认为这是属于意根,无关于耳闻。

好!看现在这段经文:[若取耳闻,无动静故,]这一段是取肉耳当作能闻生识,问题就出在这个地方,认为这个肉耳就是能闻,能闻就可以生识,所以,佛陀就剖析给他听。说:若取耳闻,无动静故,如果取这肉耳,便能闻生识,而不必借重外在的动、静二尘,闻无所成,你还是听不到东西,因为耳根一定要借重于动跟静。就算你说[知]是属意根,现在你认为说——阿难认为那是意根,我现在取的是能闻的耳根,也就是肉耳就可以生识,如果你取肉耳便能生闻识,好!不必借重外在的动静,闻无所成,没有所缘的声尘了,听闻这件事就不能成立了,闻,或是听之识,就不可能成立了。云何耳形,这里讲到肉耳的形状,为什么耳形就像新卷叶,卷起来的树叶,杂色触尘,其实是夹杂在身根的色相。杂色就是:我们这个肉耳,其实是存在在身根的,应当名为触尘才对,意思是说:肉耳是夹杂在这个身根的色相,也是身根色相其中之一,应当名为触尘,因为它是身所对的触尘,怎么可以叫做声尘?所以,色所对的尘,就是根身所对的应当是触尘,名为识界,怎么可以名为耳识之界呢?耳识界既不是耳根所生,则耳识界复从谁立?

因为前面认为这[知]是属意根,后面阿难反过来就执着这肉耳变成能闻,而且会生识,所以,佛陀说:怎么可以取这肉耳便能生识呢?没有动、静,对不对?这个闻跟听根本就不存在,为什么你拿这肉耳来当作能闻而生识?这肉耳其实是夹杂在色身的一部分,其实是色身之相,身根的色相就应当名为触尘,不应当名为耳识,所以,怎么可以名为耳识而立界呢?因为它是属于身根的触尘嘛!因为耳朵的肉是属于身,连耳朵都不存在、都找不到了,则耳识界复从何立?耳根找不到啊。

[此文防谬。因闻上段必无所知,知尚无成,乃谬辩云:知属意根,耳根惟取能闻。今取耳闻生识,乃破之曰:若取耳闻,能生识者,无有动、静二种声尘,则能闻之根,亦无所成,何能生识?]怎么能够生识呢?[能闻又复被破,转计有形之肉耳,为能生识,若谓但取肉耳能生识者,肉耳属身根之色相,身根所对惟触尘,故破曰:云何以肉耳,如新卷叶之形,杂于身根之色相,与身所对之触尘,名为能生耳识之界耶?]应当名为触尘才对啊,怎么能生耳识呢?[则耳识界,既非闻根肉耳所生,复从谁而立界乎?]

[未二 破因声生]

[若生于声,识因声有,则不关闻。无闻则亡声相所在?]

[识从声生,许声因闻,而有声相;闻应闻识!不闻非界;闻则同声;识已被闻,谁知闻识?若无知者,终如草木。不应声闻,杂成中界。界无中位,则内外相,复从何立?复从何成]?

这一段有一点困难度,破因声生,就是破这个识是从音声而产生的。如果说这耳识是从声音所产生的,不必借重耳根的能闻,单声就会产生耳识。意思就是:如果耳识、这个识心,若生于声,声音自己会跑出识来,暂时允许你这样说,识因声有,也就是声音出来识就显现,那么,这个时候则无关于耳朵能闻,因为声音自己会跑出耳识,就不关于耳朵能闻的事情。无闻则亡声相所在,那么,连闻都无闻,设若无闻,无闻则亡失声相所在,连闻都没有,亡失声音之相,如何能生耳识呢?所以,连闻都闻不到,都不知道声音在哪里。

[此破耳识从声生。若谓耳识生于声尘者,是此识单从声尘而有,则不关耳闻之事,须知声必因闻而显,设若无闻,则亦亡失声相所在,声尚不可得,云何能生于识?]

底下是接上面这一段的。若说耳识,[识从声生,许声因闻,而有声相;闻应闻识!]

如果说:耳识是从声音所产生的,声音同时也现出耳识。好!许声因闻,我们也允许你,这声音是因为听闻而有声相,才产生声相的,允许你能闻所闻还是正常,叫做许声因闻,而有声相。我们这时也允许你说,声音是因为有能闻的耳根才有声相,那么,闻应闻识,听到的同时就会听到了耳识。

把笔放下来,这一段一般没办法,完全听不懂!好!注意看!现在他的意思,说声音会产生识心,不必借重耳根,诸位,我现在制造声音,你要注意听,这个声音把它变成有形状的,这只手变成有声音,这表示有形状的声音来了。(师父以扇击桌)这个声音跑出来,而此声音旁边要括弧:(识),知道吗?就是指声音出现,同时出现耳识。(师父再以扇击桌)声音出现了,(师父手似捏东西状从扇击桌处上升)识心就在声音的旁边了。我现在耳朵一听到声音,(师父手捏[耳识]入耳)同时会听到什么?同时会听到耳识。对不对?它就是这个道理,经文里[闻应闻识]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没听不知道,听了吓一跳,哇!这么难,很辛苦,你们累,我也很累,教到你们老是教不会的学生没有办法。

识从声生,许声因闻,而有声相;闻应闻识!若说这耳识从声音产生,声音自己会产生耳识,允许你说声音因为听闻,能闻跟所闻才听到声音,而有声相,也允许你照正常的规矩来说,能闻所闻,闻才有声相。这声音出来,同时有耳识,那么,闻应闻识,你听到声音,同时一定听到耳识。那么,识就变成尘。

[此防转救。恐闻]恐怕听到说。[若无有闻,声亦不有,]前面讲:连声音都没有,现在换另外一个角度,[遂转救云:识固是从声而生,却许能生之声,亦必因闻而有声相,]假设说,[如是则声中有识,闻声之时,应当并闻于识!]

底下这一段就相当艰涩了![不闻非界]A;[闻则同声]B;[识已被闻,谁知闻识]]C?[若无知者,终如草木。]

我们要一段一段来讨论,你看,这么短的经文,义理就含了很多:第一段、第二段、第三段。什么叫做不闻非界,闻则同声?这个闻、不闻是指识,到底是不闻识?还是闻识?先看A,不闻非界,什么叫不闻?意思就是:但有声,但是不闻识,前面讲:闻应闻识嘛,现在就说:若不闻识,那么,声则非生识之界,意思就是声音同时产生识界。不闻非界就是:但闻声,却不闻识,意思是声中无识,声音当中没有识,非界,声音则非生识之界,非界就是非生识之界,因为声音如果没有识,声则非生识之界。这[不闻]是指不闻识,却只有闻到声了,表示说声中无识;声中无识,声则非生识之界。

B、闻则同声,若闻声之时,亦同时闻识,此识则同声,这识就跟声一样了,就像外尘一样了。耳根的外尘是声音,可声音同时会(生)识,这识就变成外尘,而被耳根所闻。此识则同声,闻则同声,[闻]什么意思?就是闻识,能闻声又同闻识,能闻到这个识,就跟声尘一样,被耳根所闻。懂这个意思吗?所以,识被耳根所闻,识就跟声音一样,列为外尘了。

C、识已被闻,谁知闻识?识有作用啊!识的作用就是了别,了知为用;现在这个作用已经被耳根所闻;[被]与[闻]中间加三个字就很清楚了:识已被[耳根所]闻。识已被闻就是:这个能作用的识心、能了别、能了知的识心,这个作用已经被耳根所闻了,那就失去作用了;那么,失去作用以后,又有谁知道,谁知闻识?闻、识,[闻]指闻声,[识]指闻识,谁知这耳根的识已经被闻?意思就是:识已被闻,识的作用已经被耳根所闻了,失去作用了;那么了别的作用没有了,又有谁能够知道闻声、还有并闻于识呢?闻声也没有,识也没有。为什么?因为你的作用、识已经被耳根所闻了,失去作用了。若无知者,终如草木,如果没有能闻能知的闻识,也没有能知的闻声,闻识跟闻声统统没有,那就像草木一样。

[此下展转显谬:一、不闻非界谬:倘但闻声,不复闻识,]只听到闻声,不复闻识,意思就是[是则声中无识,而声则非生识之界矣。]这个叫不闻。如果[不闻]识,但闻声,叫做不闻,就是耳根传进来了,不复闻识,没有识了。所以,当不闻非界就是:但闻声,不复闻识,是则声中就无识,而声则非生识之界。

[二、闻则同声谬:倘若闻声之时,亦闻于识,是识则同于声,而被耳根所闻矣。三、被闻无知谬:盖识以了知为用,而识已被耳根所闻,]所闻就是被它吸收走了,[则无有识,]无有识就是分别作用都没有,失去作用了。[又谁知闻声,并闻于识耶?]声跟识都没有了。[四、人同草木谬:若谓无有能知闻识者,则亦无有能知闻声者,果都无所知,则人岂不终如草木之无情乎?]

[未三 破和合生]

[不应声闻,杂成中界。界无中位,则内外相,复从何成?]

不应声闻,声、闻,[声]指声尘;[闻]指闻根。这个时候,不应当说:声尘跟闻根是夹杂在一起,一个是有情,一个是无情,杂成中界,就没有办法分了,中界就是根本不可能夹杂在一起,哪有中间?界无中位,界没有中间,现在已经夹杂在一起了,那里有中间?则内外相,则内根外尘之界相,复从何立?连中间相都没有,哪里有这个和合而生的东西?所以,不应声尘、闻根夹杂不分,而说有中界,中间根本就没有。所以,内根、外尘所建立的这个界是不存在的。

[此破根尘和合共生。不应说言:声尘与闻根,和杂而成中界。杂则不分,]不分当然[无有中位,]有中才可以为所缘而生识。[可以为缘生识也。]现在[中间识界,既已不成,则内根外尘之界相,复从何而得成耶?]

[三分合难破竟。]

[午四 结妄归真]

[是故当知:耳声为缘,生耳识界,三处都无。则耳与声,即声界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。]

我们应当知道,内在的耳根、外在的声尘为缘,来生耳识界,连找三个地方都找不到,则耳朵跟声音,以及声识界——就是声音的识心界,其实都不存在。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。

[由是义故,自当了知,所谓耳根与声尘两者为缘,而生耳识者,则内外中间三处界限,觅之都无,但幻妄称相而已。上结相妄,下显性真,则此耳之与声,及声识界三,本来非是因缘、自然,二种世间戏论名相,其性即是如来藏,妙真如性。]

[二 耳声识界竟]

师父把经文贯串起来解释一遍,因为十八界真的有一点难!

耳声识界,阿难!又汝所明,耳声为缘,生于耳识。此识为复因耳所生,以耳为界?因声所生,以声为界?因为识无形,必须依根或者是尘来立界。阿难!若因耳生,动静二相,既不现前,根不成知,必无所知,知尚无成,识何形貌?

阿难,若说耳识是因为耳根单独而生,不必借重于动静二尘,意思是说:当动静二相既不现前,那么,没有外尘,根不成知,耳根就不会成为能知者;既没有能知者,当然必无所知,一定不会有所知道的声音,能知没有,所知当然没有。知尚无成,能知的耳根尚不可得,那么,所生的识到底是什么形貌?你能明白指出来吗?

[若取耳闻,无动静故,闻无所成;云何耳形,杂色触尘,名为识界?则耳识界,复从谁立?]若是说取这个肉耳为能闻,便能生耳识,不必借重于外在的声——动、静的声尘,所以,这个闻跟听就没有能所,就不能成立。新卷叶形的肉耳其实是夹杂在色(身)根之色相,应当名为触尘;你不命名为触尘,怎么可以名为耳识界呢?因为耳根是夹杂在身根的色相,属于触尘,不应当名为耳识界;耳识既不是耳根所生,当然耳识界复从谁立?

若生于声,识因声有,则不关闻。无闻则亡声相所在?如果说耳识是生于声尘,识因为声而有,那么,则无关于耳闻之识;无关于耳闻,设若无闻,就会亡失声相所在,亡失了声音之相,如何能生耳识呢?连声尘的外相都不存在,怎么会有耳识跑出来呢?

识从声生,许声因闻,而有声相;闻应闻识!若说耳识从声音而生,允许你暂时这么说,意思就是:声中有识,许声因闻,而有声相,我们也允许你,能闻、所闻而建立了这个关系,允许你声音因为闻才能够听到声相,允许你暂时有能所。现在闻就变成应当闻识,因为我们听到声音,声音夹在有识。

不闻非界;闻则同声;识已被闻,谁知闻识?若无知者,终如草木。如果不闻识,但闻声,意思就是:声中无识,就没有办法建立声识界,声则非生识之界。闻则同声,如果这个识跟声同时被闻,那么,这个闻就跟声音一样的是外尘。若闻声时,也同时闻识,这识就跟声音一样了,而被耳根所闻。识已被闻,识本来就是有了别的作用,可是识已经被耳根所吸收走了,已被耳根所闻,这个作用失去了,又有谁能知道这个闻声、还有闻识呢?若无知者,终如草木,连闻声也没有、连闻识也没有,那就跟草木一样了。

不应声闻,杂成中界。界无中位,则内外相,复从何成?不应当声尘、闻根夹杂,叫做中界,佛陀说:中间根本不存在,已经夹杂在一起了,如何变成中?则内根的相也没有、外尘之界相也没有,内根、外尘都没有相,如何能够建立这个界相?是故当知:耳声为缘,生耳识界,三处都无。则耳与声,即声界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。

研究这一段有什么好处呢?你今天听到好听的、不好听的,都跟我们的本性没有关系,也就是全是妄,识心不存在,没有办法建立啊!根不生识、单根也不生分别心的识心,单尘也没有办法生,共生也没有办法生,一切法本自无生,缘起如幻,妄生声识,这个声识就是一种妄,妄生分别、妄生执着、妄生颠倒、妄生种种的知见,我们就是卡在有种种的看法。所以,这个知见立知,是无明本,诸位,就是这个。

现在要讲究竟义了,我们的本性本来就有,清净心就是这样子,(师父以左手背拟为清净心)本来如如不动,眼看色,本性变成而一直执着、一直钻、一直动;本来不动的心体,眼贪这色尘,被迷惑了,一直执着,认为有可追求的名、利、色、一切五欲六尘,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,眼根攀缘色尘,引发内在的识心就一直动;而你再怎么动,其实都是如来藏性。那这样问题就来了,一个人执着这个色身,他就会夹杂一个[我],我在看、我在听、我在吃、我在执着,那个[我]二六时中铺着一层无明;(师父以右手拟[无明]盖住了左手的[清净本性]来回摩擦),强烈的我执、法执,在本性上油漆一遍,再铺上第二层分别心,什么都分别;再来,是什么都会有意见、什么都有自己的看法;再来,就我什么统统对,就是一直盖,这个本如来藏妙真如性就~所以,我们所用的统统是妄心,不识本心,学法无益,就是这个道理。一般众生就是想拼,但是没有先开采如来藏性,你怎么拼啊?

那再怎么做,才会慢慢的恢复我们的本性呢?不困难。第一点,不可以贪着五欲六尘(师父将代拟为[无明]的右手从左手[清净自性]上拿开),不管出家、在家,修道之人,这种东西没有看得很淡,色声香味触法、名利色,这没有看得很淡,你不要想修行,门都没有!第二点,所有的相,碎为微尘,平等心看,这种分别心没有,你知道这一定是空,花空、树空、人空,我相、大相空,没有一样相不是败坏之相,好!分别心拿掉(师父复将代拟为[无明]的右手从左手[清净自性]上拿开)。第三点比较难,碰到所有的意见、看法跟我们不一样的,不要硬说对方不对,这种巩固自己知见包括修学佛道的半世纪都没有办法破,就是法执。

因为他认为他最有修行,师父这样教,徒弟也认为这样子,所以,到处宣扬,你听过多少:我的师父最有修行、我的道场最清净!多少人这样讲!我亲自就听到:某某人修什么苦行,我认为他是全世界最有修行的出家人!这个叫做知见立知,你没有去亲近别人,你怎么知道他有没有修?所以,这个是夹杂,清净自性就是:有修无修,不关我的事情,我不执着谁有修没有修,我一定要解脱我自己。所有的对这个执着的事情放,(师父重复将代拟为[无明]的右手从左手[清净自性]上不断放下)法执也放,我执也放,一定要放!再来,我对生灭无常的世间彻底没有意见。底下注意听,这个是关键。当眼睛看这色尘的时候,化作一念的执着,这个是生灭,[生]就是有增加,[灭]好像有减少,事实上,眼睛看东西,把眼睛闭上,其实都是心的影像,法尘,对不对?

诸位,统统在心,其实眼睛看色尘,就是心的影像,你增加东西,这个心观念开始说:我增加!譬如你增加财产、房地产,我增加了很多。这个增加是什么?是观念。知道吗?事实上并没有增加,在我们的心里面,建立了增加的观念,这个只是观念。当有一天财产消失了,我们的心观念变成:我破产了!其实你的心有没有减少?没有!你的如来藏性从哪里生?从来不生,从来不减。所以,我们这个相,幻化的缘起相会引发生灭心,注意师父现在在讲什么?外在的相,会引发增、减生灭心;会引发有、无生灭心;会引发善、恶生灭心;会引发对、错生灭心。这样你听得来吗?为什么六祖讲:不思善,不思恶,就这么时?善,其实是心的影像,恶,其实是心的影像,有没有真正的善?没有;有没有真正的恶?没有。善,空无自性,恶,空无自性。所以,不思善,不思恶,就这么时,是明上座本来的面目。

为什么我们的面目是不思善,不思恶?善、恶其实是影像;但是,问题在凡夫来讲,善、恶会引发转世的好跟坏。所以,空无自性是要好好的做善事,这不能搞错!是跟非是观念,观念是心的什么?影像。对、错是心的观念,观念是心的什么?是心的影像。没有实体可得,善恶、是非、对错、能所、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,凡所有相,都会化作内心里面的意识生灭心。记住,只要是生灭,你统统要放下!为什么?这样才有办法见性,关键就在这个地方,不放下生灭有为法,你一辈子修行不能成就!为什么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?因为借重于根的能缘的意识心,跟所缘的这个外在的相,会化作什么?化作心性上一念的执着的生跟灭,强烈的情绪——有、没有!会影响你一辈子,你永远没办法修行。那应该怎么样呢?也就是说:你现在拥有多少,告诉自己:这是如梦幻泡影的财产、房地产,放下!今天你也许很穷,没有关系!你现在很富有。穷人有穷人的好处,人家也不偷、抢、也不会拿刀子勒索,穷,有它的好处。富有,也有它的好处,因为他要布施就有钱。所以,富有、贫穷,心如如不动,善、恶,心如如不动,这个都是意识型态、都是观念。观念会化作一念的意识心,我们就是活在观念,生命就是一种观念,观念就是意识心的生灭。

所有的众生都是作茧自缚,缘起的相建立了观念,拼了老命要维护这个观念,所以,死不认错,永远对立!你说他是专家,其实是无知;你说他是权威,懂得这一点东西,其他宇宙的东西他根本就不知道。你说[博士],其实不对,叫做[专士]才对,中文系的博士,他就只懂中文啊,尽虚空界、遍法界的法身的般若智慧,他根本不知道,怎么叫做博士呢?他能解决生老病死的问题吗?不行!所以,研究佛法,它就是有这个好处,哇!佛这么有智慧,真是惊人啊!学佛,你认为随便念二三句佛就叫做修行?随便念几句咒:唵嘛呢叭弥吽,叫做修行?错!没有那么简单!我已经告诉你:要造就栽培一个法师要三十年,你现在相信了吧?真的!难,真的难!

[巳三 鼻香识界(分四)]

[午初 标举三界 二 双以征起 三 分合难破 四 结妄归真 今初]

[阿难!又汝所明,鼻香为缘,生于鼻识。]

阿难!又你所明了的,鼻根、香尘,互为因缘,生出鼻识。

[午二 双以征起]

[此识为复因鼻所生,以鼻为界?因香所生,以香为界?]

这个识心到底是因为内在的鼻根所生,以鼻来立界?或者因为是外在的香尘所生,用香来立这个界呢?

[午三 分合难破(分三)]

[未初 破因鼻生 二 破因香生 三 破和合生 今初]

[阿难!若因鼻生,则汝心中,以何为鼻?为取肉形双爪之相?为取嗅知动摇之性?]

阿难!若因鼻生,如果说这个识心是因为鼻根自己产生,那么,你心中以何为鼻?用什么来当作你自己的鼻子呢?到底是取这个肉做的双爪之相(我们的鼻孔就这样子,它的形状像双爪,有的人鼻孔很大,爪比较大,有的朝天鼻,下雨都会滴到的;有的鹰钩鼻)来当作你的鼻根?还是取那个能够嗅知、动摇之性来当作你的鼻子?

[首句按定,识因鼻生,下乃征定鼻根。则汝阿难心中,将以何者,为汝之鼻根?为是取脸上肉之形质,如双垂爪之相为鼻耶?为是取能发嗅知,动摇之性为鼻耶?此双开二句,下则详破。]

[若取肉形,肉质乃身,身知即触,名身非鼻;名触即尘,鼻尚无名,云何立界?]

如果你取这个肉做的形状,肉质乃是身体;身知,用身体来感知、来知觉,这个是触尘,不是香尘。是名身非鼻,意思就是:鼻子详细来讲,肉是黏在身上,它是身体的一部分,是身知,应当是触尘(身知即触就是,身知道的,其实它是触尘,不是香尘)。名为身根,即不是鼻根,名身根就一定不是鼻根。名触即尘,尘,以身为触,才是正名;既名触即尘,即非香尘,就不能叫做香尘,这[即尘]就是即非香尘。鼻尚无名,云何立界?连鼻子这个鼻根都没有,云何可以说,识因鼻生,依之而立界耶?怎么可以这样讲?连鼻根都找不到,因为鼻根是属于身上的一部分,是身上的就是触尘。这整段的意思是说:如果你取肉质来当作是你的鼻根,这肉质的其实是身根,身根是知,就是触,只要是身的知就是触尘,名身根就非鼻根了,名触尘即非香尘,鼻尚无名,鼻根连名字都没有,云何立界?云何可以说,识因鼻生,依之而立界耶?怎么可以这样讲?

[若取脸上肉形,为汝鼻者,须知肉之体质,乃属身根,身之所知,即是触尘,既名身根,即非鼻根;既名触尘,即非香尘;鼻根之名,尚不可得,云何可说,识因鼻生,依之而立界耶?]

[若取嗅知,又汝心中,以何为知?以肉为知,则肉之知,元触非鼻。]

现在要找找看。若取鼻根当中的嗅知之性,就是动摇之性,当作你的鼻根,那么,又你心中以什么叫做知?意思就是:如果取鼻根当中的嗅知之性,来当作你的鼻根,那么,你心中的所谓的知,用什么做的?以何为知?嗅知就是知根了,就是意了。以肉为知吗?如果用肉来当作你的知,则肉之知,元触非鼻,那么这个肉其实是身根,原本就是身根之触尘,不属于鼻根的嗅知之性。意思就是:鼻根是连在身体上的,它其实是身体的触尘,怎么可以讲它是有嗅知之性?你的知其实是触。所以,以肉为知,则肉之知,元触非鼻,如果你以这个肉做的鼻根来当作是知,那么这知其实是身体的触,因为鼻的肉是属于全身的一部分,它是触尘,不是鼻根,所以,不可以把身根的触知,当作你鼻根的嗅知性。

[若取根中嗅知之性,为汝鼻者,又汝阿难心中,将以何者为能知,若以鼻头之肉,为能知者,鼻肉体质,乃属身根。则肉之知,元是身根,知触之用,非是鼻根,嗅知之性。末二句,同上身知即触。]

经文,[以空为知,空则自知,肉应非觉?如是则应虚空是汝,汝身非知,今日阿难,应无所在?]

如果你把虚空当作知,姑且让你这么说,那你看看会有什么结论、结果?以虚空来当作你的知,那么,虚空自己知,你的鼻头肉应当就没有什么觉知性,因为你是虚空嘛!如是则应虚空是汝,因为鼻孔的空跟外面的空是一样的,如是鼻孔的虚空还有外在的虚空变成是你了?因为虚空是有知了,你身变成无知。因为是你说以空为知,现在你的身非知,全身变成一个无知了,因为虚空是无知,所以汝身非知,就变成了虚空一样的。那么今日的阿难就如同虚空了,应无所在,为什么?没有形状啊,因为你以空为知,所以,应无所在,根本不知你所在,因为虚空是你,阿难的身取代了虚空。

[此以鼻肉为知被破,转计以空为知。]亦破之,[亦破云:设若汝以鼻孔之空,]鼻孔之空跟外面的虚空是一样的、平等的。[为能嗅知者,空本无知,纵许有知,]就算你把它当作有知,[则是空自有知,汝鼻头之肉,应非觉矣?]因为你的知转移到虚空了。[如是则应虚空是汝,汝身非知者:如是乃指上三句,鼻孔之空有知,若即是汝嗅知之性,以此类推,则一切虚空,皆应是汝。又鼻上之肉,既无知性,则汝全身之肉,]应当是无知,[皆应非知;以此而论,空若是汝,则虚空无在,]虚空并不存在。[今日阿难,亦应无所在矣?]因为虚空是无相的。

[以香为知,知自属香,何预于汝?]

如果这个鼻中的香为有嗅知性,把香当作有嗅知性,此嗅知性的知当然就是属于香尘了,属于香,又不关你的鼻孔的事情。所以,你以香为知,香自知,干你什么事?

[此因肉知、空知被破,转计以香为知。若谓以鼻中香,为嗅知性者,香本非有知,纵许香具鼻根之知,此知自属于香,何预于汝鼻知之事?此文但以香具鼻知,不可滥下香生鼻识。]因香而生的鼻识,滥下就是不可以混淆底下这一段。所以,但以香具足有鼻子的知,这当然是不可能,香怎么会有鼻子的知?

[若香臭气,必生汝鼻,则彼香、臭二种流气,不生伊兰,及旃檀木?二物不来,汝自嗅鼻,为香为臭?臭则非香,香应非臭。]

解释一下:如果外面的这个香气还有臭气,外尘,二气必生汝鼻,就是自己从你的鼻孔跑出来。意思就是:鼻孔会自己跑出香气和臭气。则二种流气,[不生]就是不必借重,就不必借重于伊兰树和旃檀树,不必发生在伊兰树(伊兰树很臭)、以及旃檀木的香,才有臭气和香气,一个是臭,一个是香。意思是说:如果你的鼻子自己会跑出香臭二气,那香臭二气就无关于伊兰树的臭、旃檀木的香,就是跟外尘没干系了。当二物不来,伊兰树的臭、旃檀木的香不来的时候,这时你自己嗅嗅你的鼻子看,为香为臭?臭跟香的体性不一样,臭则非香,香当然不是臭了,这很清楚了。

[此文与上文,似不相接续,须补充转救之意。因上以香为知,遂招知自属香,何预于汝之破,]意思就是:香具足有知,那就不关你的事情,香自己知啊![遂转救云:知虽属香,香气却生于鼻,]意思是:鼻孔自己会跑出香气。[离鼻则无香气,何得谓为不预于我?故复破云:如是香气,生于汝鼻,臭气亦生汝鼻,若香臭二气,必定生于汝鼻者,]那就不需要假借外在的尘了。[则彼香、臭二种流动之气,]就不必借重于伊兰树的臭,[不生伊兰,]也不必借重于旃檀木的香,[及旃檀木矣!二物不来之时,汝自嗅汝鼻,]到底是香的?[还是为香耶?还是为臭耶?若是臭则非香;若是香则非臭。]

[《指掌》引《观佛三昧经》云:‘末利山中,有伊兰树,臭若胖尸,熏闻四十由旬。其花红色,甚可爱乐,若有食者,发狂而死;而旃檀之树,亦发生伊兰丛中,未及长大,如阎浮洲竹笋,不能发香,]但是,[仲秋月满,卒从地生,]终于从第产生,[成旃檀树,众人皆闻妙香,永无伊兰臭恶之气。]

[若香、臭二俱能闻者,则汝一人,应有两鼻?对我问道,有二阿难,谁为汝体?]

如果香臭二种你都可以闻到,因为从鼻孔自己跑出来,鼻孔也可以不必借重于外在的东西,可以闻到香,也可以闻到臭,那么,你现在一个人就应当有二个鼻子才对。为什么?大家都知道,一个鼻孔,不是香,要不然就是臭而已。现在是:二气是自己从鼻孔跑出来的,不必借重外尘,要弄清楚。对我问道,这一句要注意听:正在佛前对如来问佛道的人,变成有两个阿难,因为你有两个鼻子,那么,谁为汝体?哪一个才是你阿难的真体?就变成两个阿难。

[鼻根是一,香、臭为二,故上破曰:臭则非香,香则非臭。若谓香臭二气,俱能闻者,则汝一人应有两个鼻知。此句对上以香为知,自不能再以臭为知。一人一鼻,世间共许,若有二知,即有两鼻,如果两鼻,对我问道,有二阿难,谁为汝阿难真体?]

[若鼻是一,香臭无二,臭既为香,香复成臭,二性不有,界从谁立?]

如果鼻子是一,香臭变成不二,混为一体,没办法分辨,无二就是自应混成一体,就是臭既为香,香复成臭,那么臭气既可以为香气,香气复可以成臭气,二性就是二种嗅知性,[不有]就是混乱,不存在。因为不是嗅香就是嗅臭,现在混乱了,香可以为臭,臭可以为香,这个嗅知性混乱了,就不存在了,不可以立为鼻识之界,所以叫做二性不有,此二种知性混乱了,鼻识界是不能成立的。[不有]就是不存在的,经嗅知性二种都不存在,因为臭可以为香,香也可以为臭,所以,乱掉了。

[此因闻既有二鼻,应有二身之破,遂转计云:我本来无二,鼻只是一个,不妨具足香、臭二知。故此破云:若鼻是一,则香臭自应混而为一,而无二矣!臭既可以为香,则臭无自性;香复可成臭,则香无自性;]那哪个是香?哪个是臭?乱掉了。[以香臭互夺两亡,]香取代臭,那么臭就亡了;臭取代香,香就没有了,以香臭互夺两亡,[二种嗅知根性,既然不有,]不存在,[而鼻识之界,欲从谁而立耶?]为什么?香就可以取代臭,臭也可以取代香,因为鼻子只有一个。

[未二 破因香生]

[若因香生,识因香有,如眼有见,不能观眼;因香有故,应不知香?]

如果这个鼻识,是因为香尘而生的,意思就是:如果识心单由香尘而生,识因香有,就是香产生识心,无情物变成有情物的分别识心,当然是不存在,不过,这是个比喻。如眼有见,不能观眼,就像眼睛能够看得到外面的色尘,却没有办法看得到自己的眼睛。简单讲:因香有故,应不知香,若说因香本身有识的话,那么,当然就不可能知道香;就像眼睛一样,眼睛能看到外面的色尘,却看不到自己的眼根。一样的道理,香如果产生识的话,那么,它就不可能闻到自己的香味,不知道什么是香。

[此文具法、喻、合三。若执鼻识,因香尘生者,]若执着鼻识是因为外在的香尘而生。[此识乃因香而有知,此是法;喻如因眼所有之见,自不能返观其眼,]我们知道,眼睛能看外面的尘,当然回过头来看不到自己的眼睛。[此是喻;法合云:识因香有之故,]如果这个识是因为香尘而有,那么,它当然就不可能知道香。[应不自知其香,]因为它是由香所产生的识。[同见因眼有之故,]同样的道理,见性也因为眼睛才有,但是,[应不自观其眼矣!]眼睛有见性,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眼。

[知即非生,不知非识。香非知有,香界不成;识不知香,因界则非从香建立。]

[知]就是知道香,底下是开两途,知跟不知都不对!先讲知,知即非生,知道有香气,那么,这个就一定不是从香尘而来的。意思就是:若能知香,此知即非从香所生,因为这识是从香生的,香不能自己知道自己是香;就像眼睛不能见自己的眼一样的道理。不知非识,如果根本就不知道有香气这回事,则非能识知名为香界,非识就是:非名为能知之识。因为它不知道,识是了别嘛,它现在连香都不知道,当然就没有办法了别。所以,不知香就是没有了别的作用,不能名为识。如果说不知道香,连香在哪里根本不知道,怎么可以叫做识心?是识心就一定知道。

香非知有,如果这个香非识知其有香之存在,不知道香的存在,香界是不成的,连香在哪里都不知道,你怎么可能成立界呢?识不知香,因界则非从香建立,如果识都不知道这个香,那么,因香而立这个识界,则非从香建立,这不是从香来建立的。再讲一遍:这个就是破除知跟非知两途的,两途都错。如果你知道香,就不是从香生;如果不知道香,就不是识的功能作用。若香非知有,如果根本就不知道香的存在,香界就不能成立。如果识根本就不知道香,那因香来立界这就不对了,就不是从香来建立的。

[首二句,知与不知,两途俱非。若能知香,此知即非从香所生;若不知香,又非可名能知之识。下五句,如果香非识知其有香,则香界自不成立。何故?盖香必以嗅知而后显故,香非嗅知则不有,香界何自而成?倘若识不知香,所言因香立识界者,则非从香建立。]

[未三 破和合生]

[既无中间,不成内外,彼诸闻性,毕竟虚妄。]

既然没有中间,便不成为内根、外尘,二界不成,共生的鼻识当然也不存在了。所以,彼诸嗅闻之识性,毕竟虚妄。

[如上所破,鼻识不从根生,不从尘生,既无中间之识界可得,自不成内外根尘二界。如三进房屋,既无中间墙界,前后两进之界相,自然亦无。彼诸闻性,毕竟虚妄者:承上二句,既内外不成,则能共生者无实;既无中间,则所共生者非真;如是嗅闻之识,毕竟虚妄。]

[三分合难破竟。]

[午四 结妄归真]

[是故当知:鼻香为缘,生鼻识界,三处都无。则鼻与香,及香界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。]

所以,我们应当知道,鼻根跟香尘互为因缘,而生起中间的鼻识界,三个地方都找不到,则鼻根跟香尘,以及香识界,其实根、尘、识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。

[是鼻识,不从根尘,各生共生之故,当知权教相宗所云:鼻香二者为缘,生于鼻识者,乃顺世之谈,非了义之教。今推究识界生处,了不可得,中界既无,内外二界,亦复叵得?故曰三处(界也)都无。以上结相妄,以下显性真,则鼻根与香尘,及香识界三,本非因缘性,及自然性,即是如来藏,妙真如性。]

[三鼻香识界竟。]

下面看经文就好,我们一气呵成,把它贯通。[阿难!又汝所明,鼻香为缘,生于鼻识。此识为复因鼻所生,以鼻为界?因香所生,以香为界?]阿难!又汝所了解的权教所说的,鼻根跟香尘互为因缘,而于其中间生出了鼻识,此识为复因内在的鼻根所生,以鼻为根来立界?或者是因为外面的香尘所生,以香来立界呢?[阿难!若因鼻生,则汝心中,以何为鼻?为取肉形双爪之相?为取嗅知动摇之性?]阿难!若因鼻根所生,那么你心中用什么来当作你的鼻?到底你是取肉形的双爪之相,来当作你的鼻根?或者是取能嗅的、嗅知的动摇之性来当作你的鼻根?

[若取肉形,肉质乃身,身知即触,名身非鼻;名触即尘,鼻尚无名,云何立界?]若取肉形,这肉质乃是身根,身根的知是名为触尘,名身非鼻,名根身,那就不可以叫鼻根,名触即尘,如果是名触尘,就一定不是香尘,鼻尚无名,云何立界?连鼻根都找不到,怎么可以说:识因鼻生,依之而立界呢?[若取嗅知,又汝心中,以何为知?以肉为知,则肉之知,元触非鼻。]如果以鼻根当中以嗅知之性来当作是你的鼻根,又你心中以什么为知?如果你以肉为知的话,这个肉的知本来就是触,不是属于你的鼻根的嗅性,是属于身根的触知,不要弄错。

[以空为知,空则自知,肉应非觉?如是则应虚空是汝,汝身非知,今日阿难,应无所在?]如果你以虚空为知,虚空自己知道,肉,就应当无知,非觉知,那么这样子讲的话,虚空就变成你了,因为虚空变成有知了,那么,你的身就变成无知的虚空了,现在的阿难应当不存在。[以香为知,知自属香,何预于汝?]如果你鼻中香本身就有嗅知性,那么,这香的嗅知性自己存在,又不关你的事情。香本身有嗅知性,知就属于香尘了,也不关你的鼻子的事情。[若香臭气,必生汝鼻,则彼香、臭二种流气,不生伊兰,及旃檀木?]如果香、臭二气,从你鼻根自己跑出来,那么,这二气也不必借重外在的伊兰树的臭、不必借重旃檀木的香。

[二物不来,汝自嗅鼻,为香为臭?臭则非香,香应非臭。]当香臭二种不来的时候,你自己嗅嗅看你的鼻子,到底是香的还是臭的?臭的就不是香,香的就应不是臭。[若香、臭二俱能闻者,则汝一人,应有两鼻?对我问道,有二阿难,谁为汝体?]如果香跟臭二种统统能闻,那么,你阿难只有一个人,就变成有二个鼻子了,就二个人了,那站在我面前问佛道的,就有两个阿难了,那到底哪一个是阿难你的真体?[若鼻是一,香臭无二,臭既为香,香复成臭,二性不有,界从谁立?]如果鼻子只有一,那就只能嗅一种了,香臭不二,就没有办法分辨了,臭既可为香,香复可成臭,二性不有,为什么二性不有?香取代了臭,臭就不存在;臭取代了香,香也不存在,所以,二性不存在,二种的嗅知统统不存在,不存在就不可以立界。界从谁立?鼻识之界到底从谁而立?二种嗅知性都不存在了。

[若因香生,识因香有,如眼有见,不能观眼;因香有故,应不知香?]如果说我们这个鼻识的香,可以从香尘自己跑出来,香本身就产生鼻识,若因香生鼻识,识因为香本身而产生,就像眼睛有见,却不能观看自己的眼一样。若说这个识是从香本身跑出来的话,那么,应当就不可能了解它的香,就像眼睛看不到自己的眼根。[知即非生,不知非识。香非知有,香界不成;识不知香,因界则非从香建立。]如果能够知道有香,那么,当然就不是从香所生,因为香不能自己知道自己是香。所以,只要能够知道香,就一定不是从香所生;如果不知道香,那当然就不是认知的识,不是了别作用的识心了。根本连香都不知道,当然就不能说它是识。香非知有,如果香不能识知其存在,意思就是:非知有香,连香都不知道,香界当然不能成立。识不知其香,如果这个识根本不认识这个香,闻不到香,那么,因界则非从香建立,因香立识界,绝对不是从香来立的。

[既无中间,不成内外,彼诸闻性,毕竟虚妄。]既然没有中间,就不成内外,为什么?中间是因为有内跟外,中间不成,当然就没有内外。彼诸闻性,毕竟虚妄,彼诸嗅闻之识性,当然是虚妄的。[是故当知:鼻香为缘,生鼻识界,三处都无。则鼻与香,及香界三,本非因缘,非自然性。]

诸位!师父这样子很辛苦的一次再一次的解释经文,重要的是什么?重要的就是要让大家解脱,这是非常重要的!要不然其实不必这么辛苦。为什么这样重复?你想想看,这对初学佛法的人来说都听得懂吗?佛法,它深不可测,太难了,我们只能在语言、文字里沙盘推演,就像纸上谈兵一样,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悟,没有办法,这证悟又需要实证的东西,你没有实证,这就是沙盘推演,能够看看沙盘推演也不错了!就像我们语言、文字是假的,这个住址是假的,我把这个人的名字、